Archive : 2012 年 06 月

【銀鹽底片】馬六甲舊城區、Casa Del Rio飯店 @ Melaka Old Town, Malaysia

【銀鹽底片】馬六甲舊城區、Casa Del Rio飯店 @ Melaka Old Town, Malaysia

2012/6/12 Casa Del Rio, Melaka 從巴士總站搭乘計程車到飯店大約15-30分鐘,費用20馬幣。 check-in時服務生會把行李領走,請我們坐進休憩亭,奉上冰涼的溼毛巾以及紅毛丹薑汁刨冰,讓旅客在舟車勞頓後休息之餘辦理入住手續。 2015/11更新:帶著父母再度回到 Casa Del Rio 投宿,我並沒有特別提起,但接待員從資料中得知我是回頭客,特別在芒果葉上寫下「Welcome come home」,小小舉動令人感動。 飯店自動將我們升級到河景套房,從陽台一樣可以看見馬六甲海峽靜靜躺著。在這裡,時間走得很緩慢,慢得以為世界靜止了。 飯店附設的圖書室是另一個我很喜歡的角落,在這裡我第一次認識 TWG,新加坡的茶品名牌,先是被手工茶包與織線驚豔,再被茶汁征服,讓我每次只要經過新加坡,就一定要提一盒走。另外,在這裡提供的陳皮梅則是我嘗過最棒的陳皮梅,2015年在新加坡的 Mustafa 超市買到同樣好吃的陳皮梅。感謝 Casa Del Rio 的品味,讓我認識世界上美好的事物。不過2015年再訪時,這兩樣逸品都沒有提供了。   2012/6/12 舊城區, Melaka   由於是前一天經由馬來西亞友人介紹 Casa Del Rio 很值得一住,我們立即決定隔天出發,出發前沒有太多時間做功課,根本就不知道馬六甲是長什麼樣子,沒想到是一個竟然比台灣還中國的古城。聽說舊城區城景蠻像金馬地區,保存了許多美麗的閩式建築,在2008年正式被聯合國定為世界遺跡。舊城區內有許多特色小店,賣名產的、娘惹菜的、賣餅的,還有賣古董的,古董不算太貴,還可以殺價。除了有閩式建築的遺跡外,還有許多馬來原住民文化的產物,在舊城區的氛圍下買古董,彷彿自己是個古玩鑑賞家。 城區中有多的宗親會,一座比一座壯觀。這不是什麼電影文化城,這是一棟存在於歷史已有 750 年的古城中真實的房子。 馬六甲的閩式建築比新加坡的更加華麗,據說馬六甲舊城區當時住的都是富豪。只不過現在大多殘舊,甚至有許多窗框、屋簷被拆散在骨董店中販售。 在舊城區附近還有一個荷蘭區,英雄廣場上豎立不少古蹟,也有近代建造的馬來西亞歷史館,被太陽曬暈的時候可以進去避避暑。我在那裏發現,馬來西亞的歷史經歷跟台灣其實有些相似之處,歷史非我所長,本篇亦不欲論理,有興趣的人可以親自了解一番。 舊城區的傍晚6點就像灰姑娘的午夜12點,白天的繁華隨著太陽的西落沉降,正當你以為抓住了馬六甲的真實,它卻在眼前瞬間滄海桑田,彷彿走進海市蜃樓,失落、徬徨、疼惜與寂寥的美好一齊湧入心田,如同當地的娘惹料理,在四季如夏的氣候裡吞下又酸又辣的熱食配上涼冷的晶露冰,領悟到衝突才是和諧的哲理。當面對的當地人幾乎都是說著華語的華人,感受到的不是親切而是顯而易見的文化差異,在心中竟產生了意料之外的感想 ─ 不會排斥也沒有不自在,反而是一種信心,再也不會拘泥自己是否跟世界格格不入,能夠更勇於表現自己所代表的文化,在不同文化之間自由遊走,在文化衝擊之下感受跨越國籍、彼此包容與尊重的禮儀的神聖,於是好像不管在世界哪個角落都能落地生根了!就像與亞洲大陸隔了中南半島的馬六甲,竟然能夠孕育750年的土生華人一樣,實在太美妙了。 結束一整天的文化與歷史衝擊,回到河岸,看著這座金碧輝煌的飯店,不禁在心底驚呼:不論如何,我們活在此時此景,就是最棒的一刻。
【銀鹽底片】新加坡克拉克碼頭、武吉士街、阿拉伯街 @ Clark quay, Bugis, Arab st., Singapore

【銀鹽底片】新加坡克拉克碼頭、武吉士街、阿拉伯街 @ Clark quay, Bugis, Arab st., Singapore

2011最後幾天,我們在休士頓往西雅圖的路上。我說:「下一個國家想去新加坡。」他說:「好,明年有個研討會在新加坡辦,我去投稿。」然後他寫一寫就上了,簡直就跟阿拉丁的神燈精靈一樣,許願就會實現。   2012/6/9 克拉克碼頭(Clarke Quay) 克拉克碼頭區有好吃的河畔海鮮餐廳及一堆酒吧,大部分都是金髮碧眼的西洋人坐在裡頭,會有來到歐洲的錯覺。 座落在河畔的 Jombo珍寶餐廳,有著經典的新加坡名菜:斯里蘭卡辣螃蟹。分店有許多間,隨著地點不同,價位也有所不同。克拉克碼頭的珍寶餐廳是分店中價格較高的一間。   2012/6/11 武吉士街(Bugis Street) 武吉士街,棚子裡頭是像台灣夜市的攤販商圈,一間間的小店,什麼都賣。在這裡被一位長瀏海全部往同一邊梳的金毛小夥子笑著說:「你們是台客對吧,我看得出來。」 差點以為是王仁甫在說話的人竟然說我們是台客! 我知道台客一開始的意思不是現在衍伸意義的台客,但乍聽到還是有想翻桌的衝動。2012年,看來是新加坡人剛從大陸人那兒學會「台客」一詞的一年。   2012/6/11 Sri Srinivasa Perumal Temple,中文叫作是 斯里尼維沙柏魯瑪興都廟(整個就是可以拿來練舌頭的一段咒文) 這間是印度廟。新加坡的印度廟比吉隆坡的精緻,應該是因為信徒比較有錢。 這天沒有開放,無法一賭廟堂內部。但是光從寺廟外觀至廣場小小一段空間,已經充分展現印度廟的色彩風格。   2012/6/11 阿拉伯街(Arab st.)上的印度香水店 回教嚴格禁止信徒接觸酒精,所以阿拉伯香水完全不含酒精,只靠植物的萃取物提煉混合而成,品質不輸名牌香水,價格卻只有三分之一甚至更低。裡頭的印度小哥說,台灣人很喜歡來買,甚至隨手翻起我手上的旅遊書,說裡面一定有介紹他的店,但是他沒能找到。不是他的錯,是我的書剛好沒寫到他。店址就在拉茶阿伯的隔壁。一罐小香水SGD$10,目測15ml。 兩個月後研究室來了一位在馬拉亞大學念書的印尼同學,跟他說起阿拉伯香水,他立刻皺起眉頭說:「It doesn't smell good, right?」 看來阿拉伯人在星馬地區的香氛品味風評不甚佳呢。   早耳聞新加坡擁有多元文化,三大族群共同生活在如城市般大小的國家裡,官方語言有四種:英文、馬來文、華文、塔米爾文。實際走一遭,才發現華人是華人、馬來人是馬來人、印度人是印度人,多數還是跟自己族群的人們聚在一起,並沒有想像中融合。甚至在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國界上,新加坡海關對馬來人有更嚴格的審查,他們認為馬來人攜帶毒品的機率很高,因此搜查態度比較冷峻。 新加坡官方也好、民間也好,長期對馬來人的打壓,以及多年來華人在馬來西亞境內的強勢表現,讓馬來政府實施種族保護政策,近年來馬來政府對華人的打壓也不少。新加坡與馬來西亞之間的各種羈絆,還真難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