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背包客|Backpacker

【歐洲背包日記】南法馬賽卡朗格(Calanques)峽灣國家公園、柯比意公寓

【歐洲背包日記】南法馬賽卡朗格(Calanques)峽灣國家公園、柯比意公寓

20160410 南法馬賽 Marseille 卡朗格峽灣國家公園 Parc national des Calanques Calanques這個地方在我出發前完全沒有聽過, (其實馬賽所有景點都沒有做功課!!當初會安排馬賽只有一個理由:馬賽皂。) (在我還是寒酸研究生的時期,看了某學姊的部落格介紹馬賽皂,那皇室的歷史背景、有規範製作方式、台灣代理商尊爵不凡的價格,對我來說馬賽皂就是高級生活的代名詞之一,所以我決定一訪馬賽皂的產地) 在CouchSurfing平台裡,收到尚未蒙面的馬賽沙發主 Cubi 熱情邀約,她甚至跟我要了Line帳號,就為了傳Calanques的照片給我看,非常persuasive的一位厲害的女生。還在巴黎的我,看到照片之後,立刻詢問艾克斯的沙發主要不要一同前往,果然開沙發的人都是具有冒險犯難與高度執行力的人種,二話不說大家就約好成行啦! 所以其實我是先到艾克斯普羅旺斯(簡稱艾克斯)放行李,隔天輕裝和艾克斯沙發主搭巴士出發前往馬賽。交通方式什麼的我根本不知道,直接寄生就對了,這就是沙發衝浪的好處之一啊!XD 從 Cubi 住處到 Calanques國家公園 需要搭乘公車,約莫40分鐘至一個小時。抵達公車站的時候發生有趣的事:一位歐巴桑(註:法國的歐巴桑default是身材依舊苗條、穿衣風格有品味)站在馬路邊緣,此時公車切馬路邊線減速預備停車,說時遲那時快,歐巴桑不知為何眼睛沒看路,一個箭步踩了出去,正面迎上公車右前角擋風玻璃,砰的一聲,受到強大反作用力的她直接摔趴在地上,頭上的墨鏡噴飛出去。看傻眼的我們,立刻衝上前去查看,我將她的包包從馬路上拾起放到一旁,並攙扶她起身,問她還好嗎?她十分不爽地站起立,也沒看我們,理理思緒後,逕自走去找司機,然後他們就吵起來了! 聽不懂法文的我,大致上可以理解他們的立場。 歐巴桑:你開車是怎麼開的阿?你沒有看到我要過馬路嗎?(有機會單篇聊聊法義人的一些小習慣,行人闖紅燈 / 行人我最大 就是其一,基本上跟我10多年前去中國看到的情況一樣,就是在路邊累積夠多的行人之後,「行人」此時就是開無敵金盾狀態,或是吃了蘑菇的狀態,可以橫衝直撞。而當時歐巴桑只有一個人也是嗑了蘑菇,其實她根本沒有看燈號或路況就衝出去了) 司機:(淡定甚至帶著一抹微笑)當時我是綠燈,妳才沒在看路吧。歐,妳沒有被撞死已經很好了。(後面這句是Cubi後來翻譯給我的) 就這樣互相來往十來句後,公車前排的乘客受不了了,站起來向著外面的歐巴桑說了幾句話,車上的乘客及Cubi就大笑。我尷尬地上了車,因為發現歐巴桑似乎不太需要幫助,戰力十足,顯得我稍早的熱心攙扶變成了多餘。後來Cubi跟我說,乘客對歐巴桑說的是:「妳今天藥吃了沒有?」哇,我心想,是,這就是我目前所了解的法國人。 公車上遇到Cubi的朋友,一位在馬賽念藝術的美女。車上三位在法國生活的台灣人談笑風生,我在旁邊聽著也覺得有趣,我喜歡靜靜地聽別人開心的聊天。從中也吸收到些在當地生活的味道,配著窗外曬進來的陽光與呼嘯而過的建築和遠方雄偉的岩石山景色,才幾個小時,我就已經很喜歡馬賽。即便出發前看了很多網路文章談到馬賽治安不好,還有巴黎友人的法國男友聽到我要去馬賽後大笑說我要去法國最糟糕的地方,都沒有讓我懷疑當下對馬賽的喜歡,我覺得很棒啊!至少目前為止。 Calanques國家公園的入口就在當地某間知名藝術大學的校門口,當天是禮拜天,又是馬賽地區的節日,所以人還蠻多的。 從Calanques國家公園入口走到海邊,大約是一個小時,整段還蠻曬的,只有少數路段有針葉樹可以遮蔭。 走到第一個視野開闊處,海風迎面撲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地中海!你好,地中海。仔細看,對面峭壁上有三個人在攀岩,帥斃了。 之後開始下切,一路都是碎石陡坡,沒時間拿手機出來拍照,直接GoPro出動。後兩張照片是從GoPro的影片擷取下來的。 出發前完全沒想到路況是這種樣子,幸好我在歐洲全程也只有一雙帕拉丁鞋走透透,還算應付得上。如果要來Calanques國家公園爬山,記得一定要穿一雙穩定的鞋子。以這條路線的路況與難度,在台灣應該看不到小孩與寵物,但在法國不是這樣,很多小孩穿著短短的褲子,也沒有爸媽的攙扶,靠自己的努力跟上甚至超前。狗狗也很多,雖然牠們有四條腿,但腳蹼面積小,踩在細沙上還是會滑,可還是興奮地前進,一路上也沒見誰受傷。不過還是強烈建議穿好長褲長袖,不然這不小心滑一下,就是雷禪雷到國外去,保證血淋淋。 Cubi 熟門熟路的早已在海灘上鋪好野餐墊,看這峭壁上展示的一百種日光浴姿勢,在歐洲不知不覺就會變成向陽植物。雖然爬山過程中熱得有人上空,但是一抵達峽灣,因為風切的關係,其實有點冷,不曬太陽立刻降溫五度以上。 我有脫鞋泡進水裡,這是我第一次與地中海的接觸,然後 冷斃啦!!! 水溫大概10度左右,泡下去沒多久就沒知覺,三步併作兩步跳上岸。Cubi說夏天的時候會有人游泳,聽了好羨慕,這裡的水是碧綠的,跟在帛琉的藍不一樣。 後來我們沿岸走向另一個海灘,但是沒有照片,因為那兒居然是個天體營,天體營呢!遠遠看到一堆肉色的人躺在沙灘上,有些直立的肉色人兒走來走去。吹吹海風就往回頭走了。Cubi說整個國家公園有很多峽灣,由不同的步道切入,也有人沿著海岸走完所有峽灣,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國家公園管理處有販賣各步道的地圖。 回程還是一樣搭21路公車到市區。在地鐵站售票機可以買到兩程車票3.1歐,在車上就只能買到1.9歐單程車票,有計畫好的人可以在地鐵站買好需要的車票。單程車票在1小時內免費轉乘多次,唯獨地鐵只能搭乘一次。歐洲很多城市大眾運輸車票大多有這樣的規定,只是時間不一定,像是尼斯和羅馬就可以100分鐘內無限轉乘,但地鐵限一次(地面輕軌不算地鐵)。 回程時Cubi帶我們在她家附近的柯比意公寓提前下車。我的手機居然沒拍到公寓外觀,只能祈禱底片有拍好。這間公寓大樓如果沒有Cubi解說,我根本不知道它的地位有多崇高。這間公寓可說是現代公寓的亞當與夏娃,設計年代為1946年,此後的現代公寓幾乎以他為原型來設計。柯比意的理念是這樣一座公寓就是一個小型城市,裡面應該應有盡有,生活在這裡的人們不需要出去就可以完成一切生活所需。因此裡面會有超市、郵局等等設施。只不過他大概沒料到馬賽發展這麼快,城市規模一下子就從北邊拓展到南邊,因為公寓外有更大的超市,漸漸地裡頭的小型超市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這裡有詳細一點的介紹:公寓住宅代表:柯比意-馬賽公寓 可以看到裡面早有樓中樓的設計理念!從外觀來看也可以看出同層樓的不同戶好像並不是在同一層樓上的,不在同一個平面上的設計超前衛。
【歐洲背包日記】與法國國鐵行政人員斡旋全紀錄+機場行李延誤處理過程

【歐洲背包日記】與法國國鐵行政人員斡旋全紀錄+機場行李延誤處理過程

20160408 到法國第一天就因為行李被送錯班機,跟機場地勤人員通電話連絡三次,三次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樣,而最終的結果也與最後確認的答案不同 (WTF)。簡述過程如下: 1. 機場地勤在行李轉盤處告知行李下午就會到達機場,會幫我們送達飯店(住宿地)。 2. 當天下午班機降落後,電話確認說,一般是兩天內送達。 3. 再次去電詢問是否可以自取,答曰可,但今日就會寄出,即使是晚上。所以我還是選擇在這裡等行李。 4. 晚間詢問何時送達,答曰隔日上午八到十點。 5. 實際上,隔天下午才送達。 星期二,我想捏死法國人。 加上航程一天,同一套衣服我總共穿了三天。幸好背包裡有一套睡衣跟多一件內褲,以及簡易保養組,跟機上發的過夜包(含牙刷、襪子),再靠友人W子贊助盥洗用品,勉強度過三天。 在此強烈建議隨身攜帶至少1-2天的生活用品,以防下面三種情況:1. 行李丟失或延誤 2.行李被搶奪 3.轉機沒接上,必須在機場過夜。當然如果打算一切靠錢解決的話(全買新的),就當我沒說。   今天主要分享的是我跟法國國營鐵路票務人員打交道的過程。 我買的歐鐵通票是兩個月內任選6天,價值大約台幣一萬。使用前必須到櫃台啟用(大陸是說 激活)。聽說歐鐵櫃台排隊時間半小時起跳,而我使用第一天(4/9)是非常早的車,不太可能當天出發前才開票,所以我一到巴黎的隔天(4/6)就先去里昂車站開票。 為了等機場地勤說早上會到的行李(結果沒到),我將近中午才到車站,許多櫃台不管後面還有多少人在排隊,時間到了就去午餐休息。因此一個人平均處理時間大約10分鐘。好不容易輪到我。 我:請幫我啟用車票。 她(法黑大媽):好,妳預定的車次是什麼時候? 我:我要搭不用預定的車,4/9出發。 她:我不能幫妳啟用,必須旅行當天啟用。 我:可是當天是非常早的車,我沒有時間排隊啟用。 她:我就是不可能(not possible)幫妳今天啟用! 我:好吧...(遞一張寫好完整車站名稱、車次及時間的紙條給她,這是我唯一需要訂位的一段) 那可以請妳幫我訂這班車嗎? 她:OK,這個我可以幫妳。 趁她在訂的時候,我忍不住又問 我:其實我的行程很彈性,說不定明天突然就想用了,這樣也不能今天啟用嗎? 她:(暴怒) 妳到底有沒有聽懂我在說什麼,我說必須當天啟用就是當天! 我:可是真的很早阿...櫃台可能還沒開 她:那妳就前一天來。 我不敢再多說,怕她bo紮(爆炸),拿了訂位車票就走。晚上回到房間才發現她給我訂錯車站!我要訂的是 GENOVA P.ZA PRINCIPE 她訂到下一站 GENOVA BRIGNOLE ! 雖然兩站之間只有6分鐘車程,車次也算頻繁,但我拖著行李很不方便阿!   星期三,我真的要捏死法國人。   今天(4/8)就是她說的前一天,我又去里昂車站,早上排隊稍快一點,窗口比較多,平均一個人五分鐘。 我:(卑微) 妳好,我想要啟用通票。 她(法白大媽):好,妳預定的車次是什麼時候?       我:(害怕) 明天出發。 她:妳要明天才能啟用阿! 我這裡不能(no way)幫妳啟用。 我:可是那天很早的車,我不能再更早到了。 她:我這邊就是不能啟用。來,妳看 (指著她的螢幕) 妳出發的火車站窗口開始的時間是六點,妳六點去吧。 我:可是我最早六點半才到,而車子七點發車...       她:(聳肩不語) 我:好吧....另外請問,前天我來這裡訂的車票,那個人訂錯車站了,可以改嗎? 她:妳看,上面寫不能更改。       我:喔...... 她:但是我可以退這張票3歐給妳,另外再幫妳訂一張3歐的。    我:喔!(對我來說就是改阿) 終於確認車站無誤後,她銷毀原來的車票,之後對我說 她:我只能退妳 2.4 歐,因為有 20% 的稅。 我:........... 還能怎樣?只好給她扣 0.6 歐,贖回我的新車票。但這明明不是我的錯!   星期五,我想蕊死法國人。   照例在里昂車站買了 1 歐元的咖啡販賣機,撫慰一下心靈,今天喝的是double巧克力,好甜。   然後走路10多分鐘,去橋的另一端,是當天火車的發車站 Gare d'Austerlitz。之所以之前選里昂車站開票是因為當天太早,只有先到里昂的捷運,之後要走路到發車站,而且里昂車站比較好到達,我想先孰悉路線,所以一直在里昂辦事。 我甚至走進Gare d'Austerlitz的捷運月台,開始計時從地下捷運走到地面火車票務處要多久時間,大約七分鐘。想著那也排隊模擬當天至少要花多少時間好了,於是排隊。又想既然排隊了,那就當裝作不知道,再問一次可不可以開票好了。 輪到我又是一位法國大媽,她聽了我的需求後說「請妳到13號櫃台」明顯是不太會講英文。 只好等待13號小帥哥。 我:我要啟用通票,明天出發。 他:好,票給我,還有妳的護照。喔哇!從台灣來的呀,我從澳洲來的,我們很近。 我:我們近嗎!?還是你說的是整個地球的尺度... 他:我說的尺度是,以法國和台灣的距離來看,台灣跟澳洲的近很多吧?(用手比長度) 我:是比較短啦.. AND THEN! 他拿起原子筆就寫上車票啟用日期。(沒錯,他們要做的只是在票上手寫啟用日期、護照號碼,以及蓋章而已,that's all) 我:(傻眼) 你真的可以今天幫我啟用嗎?我以為要當天才可以。(自爆) 他:可以今天阿。但我幫妳啟用的是明天的日期,只不過是今天啟用,是這樣對吧? 我:是!對!沒錯!(心中大撒花) 他繼續書寫。 我:其實在這之前我去了里昂車站兩次,而她們都告訴我必須當天啟用。 他:喔,well,妳知道,法國人嘛。(我爆笑) 我在這裡住了十年,有時候真覺得他們.... (吐氣+翻白眼)。合理的解釋是,他們認為妳有可能改變計畫,不使用通票了,這樣妳就不能拿到退費,可是一旦蓋章就不能退費了。(我心想,可以退喔??) 假如今天妳回到旅館,接到台灣的電話,說妳的爸媽死了,必須趕回台灣,這樣就拿不回這麼多的錢了。(我想都這種時候了,還會在乎這一萬嘛!?!?) 我:你的意思是,所以她們很好心嗎?擔心我不能拿到退費?可是這是我自己的計劃耶。 他:喔,好心嗎,我認為這描述不符合法國人。(我已笑中帶淚) 這應該是符合他們邏輯上的做法,所以他們這麼說。跟好心無關。但對我來說,妳隔天早上就要出發,時間相距很短,我覺得可以先啟用。另一個合理的解釋是,他們法國人就是覺得妳這問題很煩,不想理妳,就像剛剛我的同事叫妳來找我一樣。 我:噗!你有聽到喔? 他:(以搞怪表情示意:有阿) 他繼續書寫。 我:我真的很高興今天遇到你... 他:(一邊寫一邊說) 怎麼,因為知道妳才不是瘋的那個嗎。 我:(笑到無法回應) 蓋章好後,他問我要不要一份歐鐵地圖,我說好,其實我已經有一份一樣的。 他:(攤開) 這是一份很棒的地圖,但..(解說解說) 話說,妳到底要搭哪一班車?我很好奇。 我:(給他看行程) 他:喔,我懂妳要做什麼了。十年前我到的時候也買了一天的通票,跟妳一樣只想搭不用訂位的車,有些經過山谷,從窗戶往下看真的超棒的!高鐵就不會走這些路線。雖然妳這次不會經過,但還是有很棒的郊區景色,妳看,妳會先從這裡,到這裡,然後這裡...記得,不要閉眼睛,好好欣賞風景! 我:好,我會的。你是我的英雄。 他:客氣客氣。 道別後,我偷偷從遠遠的拍了一張照片,他就是最右邊的小帥哥。   星期五中午,我想愛死澳洲人。     結論: 1. 法國人行政效率之慢、腦袋之頑固是有口皆碑,如果可以選擇,請盡量選外籍服務人員。怎麼辨別?我也不知道... (但不要以為黑人就是外籍,法國黑人可多了) 2. 友人W子說,她老是遇到說法不一的地勤們。所以盡量多問幾個人吧,也許就能像我今天一樣,第三次就能解決問題了。 (今天排在我前面的法黑男子也是被窗口拒絕,悻悻然離開。後來喝完巧克力看到他一臉歡欣拉著行李跟在保安旁邊,看來他的問題也被解決了) 3. 法國再繼續這樣墮落下去可以嗎@@ (返台後更新) 4. 經過了整整一個月的歐洲之旅,我對法國人的看法又不同了。最直接了當的例子就是,只要你先對他們投以微笑,他們幾乎會報以燦笑。其實他們就是很真,表達情緒很直接的民族。 5. 據說大部分法國人聽到英文就會不耐煩,尼斯沙發的隔壁鄰居也告訴我,因為我是亞洲臉孔,通常會先被歧視。但以我實際經歷一個月下來,當你態度很好的時候,真的對你不耐煩的法國人不多,就跟任何地方一樣一定都會遇到心情不好的人一樣的機率,所以如果你學會見面先打招呼,並全程有禮貌,相信都不會得到太差的待遇。
【歐洲背包日記】巴黎街頭被詐騙全紀錄:連署問券、賭博遊戲

【歐洲背包日記】巴黎街頭被詐騙全紀錄:連署問券、賭博遊戲

20160407 在巴黎第三天 任何外部力量都比不上世界最強超距力:「自由意志」。 耳聞歐洲偷竊/詐術一流,早在出國前就計畫好不帶太多現金,且皆攜帶小鈔,分散各處,另外特別去申請信用卡作為消費主力。 利用台灣銀行線上結匯服務,可以指定鈔票面額及數量,很方便。 信用卡則是國泰世華現金回饋卡,海外消費2%回饋,基本上把手續費打掉。記得交易時選擇外幣結匯,不要讓店家折合台幣計費,因為店家的外匯匯率通常比銀行來的差很多。 我把小鈔分散五六個地方放,身上也不帶太多現金,且把小錢包扣在包包深處,口袋絕對不放東西(除了垃圾),包包絕對always揹在身前,東西拿完一定馬上拉起。 今天走很多路,中午淋過雨後實在累了,我甚至在協和廣場躺著睡起午覺,因為所有東西抱緊緊的,且重要物品都在最深層,沒有被搶。 接著來到羅浮宮,又遇到女人問「Speak English?」在巴黎聖母院的時候就覺得很怪了,找外國人簽屬"幫助流浪者協會"是能怎麼樣,假裝聽不懂英文拒絕她。羅浮宮這次是一次三個女生圍上來,我只是搖頭,其中一個問「Where you from? Malaysia?」我還是搖頭繼續走,想說我又被認成星馬人!這機率是有多高。另一個女的說「Japan? 空尼基挖~~」我這次直接穿過她們不理。沒想到她直接把板子往我身上戳,硬是要我簽名,此時我好像瞄到她的手往我包包側袋摸 (那裏只有計步器,且是綁在包包上的),馬上甩開我的包包,大聲喊「Hey!」她才臭臉離開。 走進羅浮宮廣場,看看排隊人潮以及中國大媽千篇一律的拍照姿勢後,想去塞納河左岸喝咖啡買馬卡龍,於是走往出發前在書上讀到的藝術橋,是一座以木棧道建成的行人小橋。等紅綠燈過馬路上橋後,就有一群人圍著玩遊戲,玩的是很簡單的三個小盒換來換去猜小白球在哪裡。 (完全就是《來自星星的你》場景吧!) 圖片引用自:http://v8502572.pixnet.net/ 圖片引用自:http://v8502572.pixnet.net/ 我靠在欄杆上遠遠的看,一干人玩得很熱絡,手上鈔票有來有往,有人贏錢,有人輸錢。在我的角度看得很清楚,因為莊家用的墊子是毛的,盒子在轉換的時候會掀開一點,看得到小白球在哪裡。有的人沒看到猜錯盒子,就會有看到的人在旁邊驚呼,可是人通常還是相信自己親眼所見或自己的判斷,執意選擇他要選的,想當然耳,就輸錢。也有因為看到而贏錢的,莊家給得很乾脆。看到第三或第四回合,有個人猜錯了,大家都在旁邊「no! no!」,突然莊家cue了我,我離他們至少三公尺遠。莊家問我是哪個,我說中間的阿。他說妳過來指給我看,是這個嗎?所以我走過去 (錯誤的一大步),以下過程完整記錄: 莊家:(塞一張50歐元給我),妳剛剛說是哪一個? 白人路人女:現在是兩倍!妳跟他說是哪個 我:這個啊 (說著手就去點,準備打開) 莊家及大家喧嘩:不不不,還不可以開,妳要$#%#$^$& 我:蛤?哩工三小? 莊家:妳是聽不懂英文喔 我:(靠 阿鬼你確定剛剛說的是英文嗎) 總之在大家比手畫腳之下,我終於懂他的意思是叫我用腳踩住我猜的盒子。我想說為何剛剛你們玩都沒有這一招,是因為現在是double嗎。而且踩著超不自然,但就踩了。 我:(對著白人路人女問) 然後現在是要怎樣~? 莊家:我已經給妳看我的錢了,妳也要給我看妳的錢。 白人路人女:妳給他妳的賭注,就可以贏兩倍! 於是我從包包深處將扣在包包內的不起眼小錢包打開,拿出一張50歐。他說他先拿回他剛剛給我的那張,此時我發現他那張是舊版的歐元。 路人男:還有50嗎? 莊主:現在是double,妳要出100。今天是妳的幸運日! 我:我不太確定我有沒有.... (旁邊路人們發出失望的聲音) 正好早上我擔心身上只有50歐要在巴黎市區過一整天可能不太夠,於是多拿兩張20歐放進錢包裡,所以我湊得出下一個50。 圍觀人看到我能再湊出50歐,發出迎接英雄式歡呼。 我給了錢,準備開箱,結果一開,是空的。 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 我非常肯定絕對就是那個盒子,不過它現在是空的。 莊主與一個男子快速收拾道具,把墊子掀了兩掀,一邊說著他的"English",大意是說「我叫妳踩著,但妳沒有踩好,是妳自己不會玩。」才發現,對耶,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忘記要踩好了?總之他們拿了錢,揚長而去,墊子留在地上也沒有帶走。此時白人路人女一臉尷尬抱歉地說:「我想是因為妳沒踩好,他們偷偷把球丟到河裡去。妳看,橋上都是縫隙,應該是被偷偷丟下去了...」 我呵呵乾笑,摸摸鼻子,拉起錢包拉鍊準備離開。此時又一個光頭夾克大叔靠近我,說「Don't play!」 他陪我往橋下走 我說,嗯,對阿,他們應該是一夥的吧。 他說,Maybe. Don't play. 我又突然想到,跟他說,該不會那個女生也是跟他們一起的? 他扁扁嘴,手擺一擺說,I don't know, just don't play! 我有點狐疑的眼神看他,說 我買到教訓了。 他說okay, 然後退場。 我走下橋後看看地圖,想一想,第一個反應是,靠杯,才第三天,就被騙走五分之一身家,我不過也才換500歐。之後小額也要用信用卡,很不方便。第二想法是,欸,被騙就算了,剛剛都沒拍到照片,如果就這樣離開,不就真的這100歐元煙消雲散。第三個想法是,路人女跟夾克大叔一定也是他們一夥的,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是一夥的! 此時已經過了大約10分鐘,我想他們一定還會回到原地等著騙下一場。所以我,再度,走回去。 我真的超敢,我猜一般旅客可能滯留時間不多,都趕著下個行程,不會有人再折回去。但是我回去了,慢慢接近發現他們還在等機會,而那夾克大叔跟白人女果然還在現場!我看著他們的臉,他們都閃躲我的眼睛。二話不說手機拿起來就拍照,莊家看到我在拍,把墊子收起來坐在屁股下,試圖隱藏;黑衣白人女非常尷尬,一個藍衣男跟她說兩句,她就躲到遠遠另一邊,但還是沒有離開,只是背對我的相機。我一邊拍,一邊微笑。他們一干人等稍嫌有點不自在,然後藍衣男對我說話,意思好像是說 要不要我幫妳拍照?靠夭喔,我再相信才真的要跳河,要是我手機一給你,你們又給我丟到橋的縫隙去,照片也隨波逐流(成語使用又錯)去了怎麼辦。我用一種 別想再騙我了搖頭方式,再拍兩張,然後離開。 椅子上藍色的墊子是道具。看到我在拍照,就收到屁股下。左邊背對的夾克大叔就是來安慰我的那個。 除了西裝男,其他都是詐騙成員,一直到右邊藍色男,他後面看鏡頭的黑衣女就是那個路人女孩,真的就是 這 麼 多 個。是雜耍團了吧? 因為我一直拍,他們有點鳥獸散。 老實說,我其實是覺得他們 did a great job. 10個人騙一個人,過程極度流暢,默契十足。我甚至想去問那個看起來非常親切的女孩,請問你們一個人可以分到多少錢?如果騙人也是一種藝術,我想他們就是街頭藝人吧。(快來台北市考街頭藝人證照!) 再來,其實他們整個產品流程設想很周到。「詐騙」產品售出後,居然還有「心理安撫」的售後服務,不管是女孩事後的分析,還是夾克大叔的忠言,這實在太厲害了,一方面平撫被騙者的情緒,降低爭執的機率,一方面觀察被騙者的反應,說不定安慰之中還附送偷摸口袋的服務,不過我口袋是真的沒放東西,也不怕摸。 我認真算一下他們的薪水,如果一個小時可以騙100歐元,一天騙10個小時,10個人分贓,一周休息一天,一個月騙25天,這樣一個人的月薪大約是2500歐元,以匯率37折合台幣是 92,500元! 就算偷懶一半還是樂勝台灣22K! 拍完照片走在路上想,好吧100歐,我整趟旅程都這麼省吃儉用了,接下來幾天再省個100歐就好了。100歐元買個名牌包,結果也不常揹,結果不是跟被騙走差不多意思嗎? 點狗阿甘於是誕生。 然後又想,可是我本來就沒有要買什麼名牌包阿阿阿阿阿!而且如果把剩下的小確幸也都省掉,那不是繼續拿這件事懲罰自己而已嗎! 點狗阿甘當場死亡。 走著走著,肚子餓了,好餓,本來想去咖啡館享受一下的。突然就有個想法,做這行的,一定有英雄惜英雄義氣,他們也算是在我眼前演了一齣完美的戲,我被騙是注定 (又阿甘?),我也沒打算要回全部的錢,但是不是可以,至少還我50歐。 所以我又走回去,走到那個羞恥心比較多的女生前面,跟她說,可不可以還我50元就好。她有點害怕遲疑,不敢表達,其他夥伴都在看我們。所以我直接走向莊家,跟他說,我沒有要回全部的錢,但是,你剛剛也有看到,我錢包沒有多少錢了,現在我連晚餐都無法吃,我真的很餓。我覺得你們很厲害,所以值得我一半的錢,但你至少要讓我吃飯,然後回家吧? 他看了看其他人,有點不知道怎麼辦,但最後還是,把手上等著騙下個人的50歐還給了我。我跟他說,謝謝。也揚長而去。 快速把從他口袋摸出來的一把鈔票,丟掉不是錢的紙張,塞到我內衣裡,快速離開。確定他們沒有跟上後,數一數,竟然大概有500歐! 就算他還我的是假鈔,在他口袋裡的也一定是真的。我倒賺400歐。歡喜就好。 騙人的,第二次走回去的超展開是我在回程公車上的幻想,不過想一想,就覺得很爽。 終極點狗阿甘降臨。 -------- 結論: 1. 任何手段都比不上自由意志拿錢出來被騙,所以,無論任何情況,除非是確定購買物品,都不要把錢拿出來。 2. 應該一般價碼是50歐,旁邊人只是搧動加碼50歐,試試運氣而已,今天是他們的幸運日,遇到一個大傻蛋。 3. 就算全程腳都有踩好,應該還是有別的方法可以騙人。 4. 覺得第一張50歐一定是假鈔。 5. 我也看過很多騙術,但我真的沒想到居然在場10個人都是騙子,簡直可以成立一間中小企業。 6. "路人"女孩是關鍵,降低我警戒心。她感覺剛入行,還很靦腆,但也很真實。 7. 早在我在對面一個人等紅綠燈的時候就被盯上了吧,一上橋就已經踏進陷阱裡。 8. 不見得是法國人,感覺可能是義大利人,不過這是我對義大利人的偏差印象。 Q&A: 江某:要妳壓一百喔,怎麼那麼多。沒關係啦,就當是花錢買個人生的教訓,以免以後虧更大的錢。介紹妳一個讓心靈平靜的軟體... 我:(其實以前在台電大樓捷運站好像也被騙過?) 友人W子:妳為什麼會走過去阿? 我:嗯,就蠢吧。 友人W子:我在影片上看過這個手法,想說有誰那麼笨會被騙。 我:那是因為妳看之前就知道是詐騙阿。然後,我就蠢吧。 這是到巴黎後的第三天。 返台後更新: 當天回到宿舍,友人W子就給我看一個影片,是當天發布的 巴黎旅遊如何防扒手? 法國警方推中文教學影片 我想說搞屁阿~~都已經被騙! 而且實際上才不是影片上那麼小規模!! 我哪有那麼弱!! 之後艾克斯的沙發主、台灣臉書友陸續丟影片連結給我,我都當作是自己愚蠢的懲罰,默默看了一遍又一遍..... 拍了這張照片、過了這道門就是我被詐騙的開始
【歐洲背包日記】巴黎Le BHV Marais百貨+西堤島

【歐洲背包日記】巴黎Le BHV Marais百貨+西堤島

20160406 RER B 與 C 線的交集車站 上午天氣還不錯,可是風颼颼吹來還是有點冷,於是默默詛咒航空公司為何把我行李寄去別的地方,害我沒外套可以穿,只好穿那件預備用的大紅防潑水風衣外套,一整天穿梭在暗色系歐洲人群中,顯得很不自在。我看到一樣穿紅色的人,大概就是外地遊客,以及老奶奶。但精品服飾店裡那些鮮豔的衣服又要賣給誰? 先去車站啟用歐鐵通票,前面六組人馬,我等了將近一小時。該說他們辦事細心,還是效率不彰?一個人處理時間可以耗到平均10分鐘。而且中午一到,不管多少人排隊,她還是可以毅然決然關閉窗口,我前面一組人就受不了等待,負氣又無奈地離開。 就是因為知道啟用通票需要排隊,我早了三天先來啟用,但售票員說不可以,一定要當天啟用。我說,可是那天早上是五點的車耶,她又說,好吧那妳可以前一天啟用。我像是在戳河豚,看河豚什麼時候爆炸,繼續問:那如果我明天突然想要用了呢,因為我行程很彈性。她居然說「妳到底有沒有聽懂我說的,我說要當天啟用!」OK, FINE. 這件事我可沒在通票指南中讀到,可是我也不想惹怒她,只好作罷。另外請她訂位義大利的一段車票,請飛達訂位要10歐+6歐手續費,在歐鐵官網訂位也要4歐+8歐手續費,但是親臨車站,只需要3歐元。回家後才發現 幹 她訂錯車站,車站名開頭一樣,但其實是下一個車站,到時候還得為了這6分鐘車程換一次車。Damn FrXXch. (很怕關鍵字被搜到) 里昂車站 (Gare de Lyon) 往聖保羅車站 (Saint Paul) 的連通道上,發現一元店,剛好餓了需要熱量,想買點零食帶在身上,沒想到竟看到兒時回憶:星河巧克力。5條mini 1歐元,其他還有許多糖果餅乾巧克力以及汽水等等。   一出車站看到的景色是如此復古,才發現我到了兩天好像都沒有看過城區,在歷史中心區 (Historic Herat) 怎麼走都走不出這樣的街景,使得特別選什麼角落拍照變得很沒意義,因為到處長得都一樣。 早上才決定來這購買需要的Pireer Herme馬卡龍跟友人託買的Longchamp,因為這附近都有。這間百貨很棒,一個是廁所不用錢,另一個是幾乎沒有亞洲人,呀比!總共八個樓層,從精品、服飾、美術用品乃至家具修繕DIY用品及馬桶清潔劑都有販賣。品質優良,購物環境明亮舒適,連明信片都比路邊攤便宜。車站索取的地圖冊上還有優惠券可以使用。(但是名牌幾乎都不能使用折價券) 這是美術用品區的冰山一角,光是水彩/粉彩/色筆/鉛筆/畫架等等用品,就佔了一半樓層,琳瑯滿目不說,排列優美整齊一目瞭然,光用看得就覺得很藝術。 這裡Longchamp櫃姐告訴我,全巴黎的店價格都一樣,就算在mall裡的專櫃也不會跟著百貨折扣走,所以哪裡買都可以。而且巴黎是全球最便宜的銷售點。(的確,一樣的東西今天買25歐,之前在韓國機場免稅店則是32美金) 百貨逛完了,用走的就可以過塞納河來到西堤島。 巴黎聖母院。下午四點,竟然還有這麼多人在排隊。更加深了我之後應該都不會有買票參觀的行程,我平常並沒有欣賞藝術品的習慣,沒道理飛個飛機來到這裡就變得心靈福至,遠遠看上一眼、拍拍照片就能感動。與其跟著人潮在裏頭擠著拍照,不如在外好好走上一圈,找個安靜的角落一邊欣賞建築,一邊吃馬卡龍。 這牆面在出發前已經很孰悉,刺客教條:大革命正好玩到西堤島,這聖母院不知道爬了幾次。在底下往上看的時候,一直要克制按手把 RT+A 的衝動。(在XBOX ONE介面上,RT+A是向上跳爬) 聖徒大教堂,這是把手機伸進欄杆裡拍的,拍的時候裡頭有兩個警察對著我看,除了克制向上爬的衝動,還要克制按 X 上前砍殺警察的衝動。 準備離開西堤島時已經開始飄雨,身上只有一件薄風衣的我感到非常寒冷 (再次想起我那失散的行李箱)。 歐洲街上好多人牽狗出門逛街,就連在BHV裡頭隨便也能看到四五隻,稀鬆平常!真是狗狗友善環境,想著奈奈在歐洲生活應該挺悠哉。
【歐洲背包日記】巴黎CDG機場丟失行李 + 搭乘RER去HEC, Paris + Simply超市

【歐洲背包日記】巴黎CDG機場丟失行李 + 搭乘RER去HEC, Paris + Simply超市

20160405 巴黎的海關大概是我經歷過最快速的海關,同時從台北-香港-阿布達比-巴黎這一段航程也是我經歷過最不安檢的安檢。本來都做好心理準備,在2015冬天巴黎恐怖攻擊之後會有相當嚴格的檢查,結果卻是史上最輕鬆,大出意料之外。 因為海關快速,在行李盤等了良久。第一次一個人的旅行,特別耳聰目明,一下子聽到廣播正在誦唸的一堆她不拿手發音的名字中,有我的護照名,而且一下子就看到發出廣播的人在哪裡。我是第二個向她報到的旅客,好在是第二個,不然以她一個人的辦公速度,恐怕得耗上許久。 她告訴我們的是,從香港到阿布達比這一段轉機旅客的行李,都被送到下一班從阿布達比到巴黎的班機,相差七個小時,行李要下午才會抵達。前面一對老年夫婦聽了很生氣緊張,我卻覺得非常好笑,一個月背包旅行第一天,行李就沒跟上。她接著說行李可以幫我們運送到住宿地點,讓我們填寫表單,然後再給我們行李延誤證明。辦理過程中我不禁想:如果是沒什麼旅遊經驗的我,或是英/法文苦口的旅客,到底能怎麼輕鬆看待這一關呢?但總之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了,所以覺得蠻有趣的。 拿了證明文件與聯絡電話後,我就輕鬆踏上旅程了,因為不用提行李!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美妙~ RER系統 (巴黎地鐵/捷運) 非常複雜,路線複雜不說,時刻表也經常更改。所以當我走錯月台看到車次號不一樣但目的地一樣的時候,以為是正常的路線修改,頭一撞就進去了。誰知道"同一條路線"(類似文湖線、信義線)居然可以不同方向有一樣目的地,而且大概有4、5種走法。總之我搭到反方向繞遠路的一班車,最後還是能到,神奇得不得了。 照片的老哥長得很像高版的BBC福爾摩斯演華生的那位。   搭到繞遠路的車,意外的結果是獨佔的車廂 (這輛車是雙層的) 以及沿途優美的郊區景色。 少拿一個行李箱,看起來灑脫很多。   一路接受路人的提醒指示,順利轉乘公車來到HEC, Paris. 大學室友正在攻讀學位的學校,也是我頭五天借宿的地方。 雖說行李可以被直送住宿地,但因為送達時間不確定,學校的接待處可能已經下班,必須親領,於是我的第一天也只好先緩一緩,走一個當地人路線:逛超市。Simply超市是學校附近唯一可以逛的地方。 一入超市就是各種shock,整體風格很像邁阿密的Publix連鎖超市,但Simply更加精緻。法國麵包至少有五種以上,而這一整個走道,加上隔壁半排,全 部 都 是 優 格。到底優格怎麼需要這麼多種品牌呢?起司與火腿臘腸等也是琳瑯滿目。 最後來到重頭戲區:葡萄酒區。猶如長江之水連綿不絕的葡萄酒區,教我怎麼選! 就在此時,有位法國男子如風一般走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了左方gio兩瓶,揚長而去。我想下個地點是南法郊區,應該有更多機會喝紅酒,這次喝個玫瑰酒也不錯。靠近一研究,發現右邊J.P. Chenet的瓶子也沒什麼灰塵,就跟剛剛男子拿走的一樣!灰塵可以看出受歡迎程度!而因為右邊比較便宜所以買了右邊.... 買了才知道這支香奈特很有名,台灣一支賣500左右,我卻只花2.95歐元隨便帶走她。 最後,這是從台灣來的小傢伙,法文翻譯過來是糖漬金橘。怎麼在台灣卻沒見過這東西呢。
【銀鹽底片】斯里蘭卡高中棒球隊教練 @ Galle Clock Tower in Sri Lanka

【銀鹽底片】斯里蘭卡高中棒球隊教練 @ Galle Clock Tower in Sri Lanka

20151004 Galle古城 斯里蘭卡人們很喜歡被外國人拍照。這是一位正在等待下方球場高中棒球隊練習的教練,我們在加勒古城鐘塔旁遇到,並隨意聊天。他看我拿著相機,便要求我替他拍照。 有點忘記是我先開口搭訕還是因為他先問我問題。記憶是從我問他是不是下面棒球場上的教練,因為他舉目看著球場。他說過兩天就要冠軍賽,下面是高中棒球隊。我笑笑說嗯嗯不錯,我想拍下這畫面,然後他就擺pose了!我不是要拍你啊老兄........   接著沒錯,他又讓我拍了第二張。 後來他開始邀請我去他親戚家開的珠寶店,我應付一下,又拿起相機要拍照,不小心鏡頭劃過他找尋畫面,他就自己又擺起pose,而且一模一樣的pose。斯里蘭卡人真的很妙,很喜歡跟外國人合照就算了,還很喜歡被拍。我跟他說抱歉,這不是數位相機,是底片機,所以不能即時預覽,他也笑笑地覺得滿意,多麼容易滿足,多麼令人會心一笑。
【銀鹽底片】斯里蘭卡立頓茶園男孩 @ Lipton’s seat in Sri Lanka

【銀鹽底片】斯里蘭卡立頓茶園男孩 @ Lipton’s seat in Sri Lanka

20151001 Lipton's seat 這個孩子站在路邊向我們要東西。早在出發前就聽說斯里蘭卡當地孩子只要拿到糖果或筆就能無比開心。所以我在包包裡準備了一把童年過剩的卡通鉛筆。前天稍早就發給穿制服剛放學的孩子們,沒想到這天遇到看起來更需要幫助的孩子。東翻西找好不容易找到一支,他示意我後面還有一位,但我對他說抱歉,我只有一支,然後他讓我拍了這張照片。 老實說,前一天在火車上,我才親眼目睹強國人對著窗外像丟垃圾一般的將糖果撒在追著火車跑的孩子們身上,沒撒的強國人則是忙著拍攝施捨的畫面,那一幕讓我全身涼進心底去。難道來斯里蘭卡「施捨」也是一項觀光活動嗎?那我打算做的事情(給予我不需要的鉛筆)也是一樣的行為嗎? 但拍了這張照片後,我覺得我跟那群在火車上丟垃圾糖果的強國人還是有根本上的不同:至少我是用雙手將鉛筆放在他手上,告訴他我從台灣來,這是我小時候用的鉛筆。我可以拍一張你的照片嗎?而他笑著說:謝謝,好。 斯里蘭卡人不覺得被拍是侵犯,被拍反而非常高興 Dambatenne Tea Factory 本來想在這裡品茶,買到手軟,結果只是間參觀茶廠,沒有販售。因此在外面晃晃,就搭公車去也。